专业定制医疗锂电池
低温锂电池
19年专注锂电池定制
机器人电池定制

有什么治愈了氢燃料动力电池的“高烧”?

钜大LARGE  |  点击量:238次  |  2021年07月29日  

摘要
记得2019年新年伊始的时候,一则“氢燃料电池汽车有望在今年(2019)正式执行‘十城千辆’推广计划。”的消息迅速点燃了氢燃料电池产业圈,这则消息也拉开了2019年氢燃料电池持

记得2019年新年伊始的时候,一则“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有望在今年(2019)正式执行‘十城千辆’推广计划。”的消息迅速点燃了氢燃料动力电池产业圈,这则消息也拉开了2019年氢燃料动力电池继续近半年的“高烧”。


“十城千辆”只是导火索,后续接二连三的政策层面消息更是将氢燃料动力电池的热度一直向上拉。我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也不无感叹地表示:2019年被认为是我国氢能的元年。


2019年三月十五日,“推动加氢站建设”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同期,有不少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提议,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补贴在2020年后不退坡,持续给予“真金白银”的财政补贴支持。


2019年三月二十六日,国家财政部、工信部等四部委联合公布的《有关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使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对纯电动汽车给予的财政补贴大幅退坡,而“燃料动力电池汽车补贴政策另行公布”。被业界认为这是对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的补贴政策力度不减。


前期政策层面的消息给氢燃料动力电池产业带来了相当多的利好和提振,各地方政府、科研机构、整车及零部件公司应势而动,希望抢占氢燃料动力电池技术、产业高地。据悉,截至目前,全国约有30个省市级地方政府出台了扶持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产业的地方政策或规划。


但从数据上来看,2019年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表现却算不上亮眼。


动力锂离子电池使用分会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新能源汽车氢燃料动力电池装机量为127.98MW,较2018年上升了140.49%。我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燃料动力电池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833辆和2737辆,同比分别上升85.5%和79.2%,增幅远高于同期纯电动、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但从总基数上来看,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上升情况依然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的尴尬。


此外,数据还显示,2019年十二月份,我国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产量约为1418辆,接近全年的一半。全年数据,十二月份贡献一半,其实并不是很正常。


上半年一系列政策蓄势下,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产销并不亮眼,有什么抑制了上半年氢燃料动力电池的热情?又有什么治愈了氢燃料动力电池的“高烧”?


有业内人士分解称,这或许与补贴政策迟迟未出台有密切关系。“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成本较高,倘若补贴政策不明朗,公司在产品规划时可能缺乏根据,”该消息人士表示。事实上,今朝已经是2020年了,2019年燃料动力电池汽车补贴政策不可能再出现了。


为甚么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补贴政策迟迟未出台?


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产量一直上升缓慢,如2016年629辆、2017年1272辆、2018年1527辆、2019年2833辆。尽管过去几年我国政府也一直对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给予高额补贴,但产量一直很难有大的冲破。


实际上,这背后反映的是技术、成本、产业链等多个方面的难题。制氢、储氢、运氢、加氢等环节都有要攻克的技术难题,氢燃料动力电池产业链所面对的难题远比燃料动力电池本身的问题要多得多。


技术、成本、产业链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处理,要长远规划和布局。政策制定者或许出于这种考虑,而有意抑制了2019年上半年氢燃料的“虚火”。


2019年,财政部在答复全国人大代表、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有关2020年后持续对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补贴的“提案”时表示:在政策设计上,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应该按照既定政策完成补贴退出。


2019年九月,财政部经济建设司一级巡视员宋秋玲在参加会议时表示,“目前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尚不具备大规模推广使用的条件”。她还指出,我国将持续坚持纯电动技术路线不动摇。


同年十二月,工信部对《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进行征求意见,《意见稿》提出,力争经过十五年的继续努力,使纯电动汽车成为主流,燃料动力电池汽车实现商业化使用,公共范畴用车全面电动化。可以看出,政策制定者对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产业面对的技术、成本、产业链难题在冷静客观看待。


此外,专家学者、业界人士对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的定位也渐趋一致,如认为在长距离、重载范畴,特别是城市公共交通体系中,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有着神奇优点。


综合冷静分解和判断氢燃料动力电池现阶段难题及市场定位,或是让政策制定者在制定相关政策时更为冷静,这可能是2019年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补贴政策最终没有出台的原由之一:防止公司为获得高额补贴,盲目推进氢燃料动力电池各项产品的投入。


不过,这并非意味着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产业受到了“冷落”,而是更加“从长计议”。《意见稿》对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产业发展进行了重点规划,从氢燃料动力电池技术攻关、产业链建设,以及从供给体系综合降成本等多个角度进行了“规划”。如将有序推进氢燃料供给体系建设,包括因地制宜开展工业副产氢及可再生能源制氢技术使用,加快推进先进适用储氢材料产业化,并推进加氢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加氢基础设施立项、审批、建设、验收等环节的管理规范等。


事实上,正如前述,国内各级地方政府也在通过地方“规划”,不断攻关氢燃料动力电池技术难题、完善产业链布局,同时对参与公司给予重大支持。如在加氢站建设上,2018年我国运营的加氢站惟有15座,而截止到2019年年底,我国已建成61座加氢站,投入运营的加氢站也已经有52座,在一些示范运营区,集制氢、储氢、运输、加注和商业运营一体化的氢能体系也正在构建中,这些都将有力推动产业发展。


将来国家级的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专项政策或将陆续出台,相关政策预计将显著降低制氢、储氢和运氢的成本和降低各范畴使用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成本,从而推动氢燃料动力电池汽车的普及。


点击阅读更多 v
钜大锂电,19年专注锂电池定制
钜大精选

钜大核心技术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