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定制医疗锂电池
19年专注锂电池定制
机器人电池定制
低温锂电池

低速电动车:锂电池替换铅酸电池?

钜大LARGE  |  点击量:5494次  |  2018年09月22日  

摘要
低速电动车发展正在起步。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百人会低速电动车课题召集人付于武说,“低速电动车2014年1~11月产量已经达到了15.5万辆。目前,没有全国性的统计口径。据估计,目前全国的年产量约40万辆,其中山东省生产了接近一半。”而同期新能源电动车的产量仅在8万辆左右,业内众多专家及车企表示,低速电动车的市场需求旺盛,阻碍低速电动汽车的发展是与市场规律违逆。

前段时间,在北京召开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上,汽车行业专家大佬集聚一堂,针对中国电动车行业如何发展进行了激烈争论。作为百人会论坛六大专题研讨之一,“低速电动汽车何处去?”是此次论坛最具争议的话题。以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为领军人物的专家支持低速电动车发展,率先提出中国的国情应当积极发展这个新兴产业。而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扬则认为,低速电动车标准尚未推出,国家部委并未达成统一意见,市场不应急于先推广。一时间火药味十足。笔者认为,不论标准何时推出,在不违反国家意志的前提下,市场的选择将决定低速电动车发展的主方向。

低速电动车发展正在起步。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百人会低速电动车课题召集人付于武说,“低速电动车2014年1~11月产量已经达到了15.5万辆。目前,没有全国性的统计口径。据估计,目前全国的年产量约40万辆,其中山东省生产了接近一半。”而同期新能源电动车的产量仅在8万辆左右,业内众多专家及车企表示,低速电动车的市场需求旺盛,阻碍低速电动汽车的发展是与市场规律违逆。

山东省汽车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魏学勤表示,“低速电动车适合在三四线城市规模化推广,它有节能环保的优势,能耗是同等柴油车的1/3。”魏学勤指出,低速电动车是新能源电动车的分支,国家应当提倡多元化发展,而不能只让市场出现高端或者低端产品。“低速电动车是新能源电动车的补充!”魏学勤强调。

市场需求强劲

资料显示,低速电动车广泛的定义可以涵盖电动自行车、电动摩托车、电动三轮车、低速电动汽车等。狭义的低速电动车是指速度低于70km/h的简易四轮纯电动汽车。一般最高速度为70km/h,而外形、结构、性能与燃油汽车类似。本文所说的低速电动车主要指后一种。

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发展迅速。雷丁、御捷、道爵、力通、宝雅、时风等一批低速电动车企业逐渐崛起,目前山东一个省的低速电动车产量已经超过20万辆,低速电动汽车正在经历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付于武表示,低速电动车规模企业已经超过100家,且产业集聚效应明显,生产企业主要集中在山东、江苏、浙江、广东还有河南等地的二、三线城市。用户群体集中在三、四线城市和城乡结合部。

根据《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和《纯电动乘用车技术条件》规定,纯电动车的国家标准为最高车速不低于每小时80公里,续航里程大于80公里。然而,由于价格高,尽管能够享受最高12万元的国家及地方补贴,纯电动车的发展仍然难言顺利。按照规划,到201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要达到50万台,占汽车销量的5%左右。相比中央目标,地方政府的相关规划则更加宏大,业内根据各个省市的新能源汽车发展规划进行统计发现:201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产销总目标达到惊人的800万辆左右。而根据中汽协统计,2014年我国共生产新能源汽车8.4万辆,但总量仍远远不够。

电动车领域的“正规军”和“草根”为何发展速度出现冰火两重天?究其原因,消费需求、生产企业和地方政府是低速电动车发展背后的3个最主要推手。

魏学勤表示,“低速电动车由于通常采用铅酸电池,再加上结构简单、配置较低,因此售价通常在3~5万元以内,相比起纯电动车在补贴后仍然在10余万元的情况,购买门槛显著降低。”而且,尽管低速电动车续驶里程相对较短,但因其定位为短途代步工具,再加上与电动自行车等其他代步工具相比,低速电动车能够遮风挡雨,安全性也有所提升,因此在三、四线城市及广大农村市场受到消费者欢迎。而这些地区相对大城市而言,家庭充电的条件更便利,因此困扰纯电动车发展的一大因素——基础设施,在低速电动车上体现得并不明显。

企业的热情背后,是大量资金投入,以及对当地GDP的巨大拉动。正因为如此,低速电动车受到山东、河北、河南等地多个地方政府的青睐。魏学勤表示,一方面,地方政府通过出台“低速电动车管理办法”,使其在当地身份得到认可,实现上牌上路;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也通过财政补贴、投资建厂等环节政策支持,以及政府采购等方式,为低速电动车企在当地的发展提供便利。

低速电动车产量大省呼吁放开“准生证”

山东是最积极推行低速电动车的大省,有政策扶持推动。山东省早在去年6月12日就发布了《山东省汽车行业标准(小型纯电动车)》以及《山东省小型电动车生产企业准入条件》,提出“电动车在40km/h~60km/h匀速状态下行驶,一次充电续驶里程不应少于100km”;企业生产的低速电动车需按照国家标准(50km/小时)通过碰撞试验等系列要求。

魏学勤指出,根据山东省汽车行业协会对22家联盟企业最新统计,2014年共生产低速电动车18.74万辆,同比增长50.46%。传统燃油车2014年共生产203万辆,同比下降1.6%。2014年,全省整车关键零部件新项目总投资超过280亿元,低速电动车正成为山东汽车工业转型升级新的增长点。

江苏是仅次于山东的低速电动车发展大省。江苏省最大的电动车产业园坐落于丰县,丰县常店镇镇长、电动车产业园主任卜文凯透露,“低速电动车虽然不是高科技产品,却也要做完善的电控一体化系统,安全性是可以有保证的。”卜文凯指出,低速电动车中的四轮电动车是正在推行的一个方向,这里有市场需求的推动。“规范与山东未必完全一样,目前江苏省正在审核。低速电动车的速度低,可控性很强,有了标准安全性相当可靠。”卜文凯强调。

低速电动车价格便宜,最大的成本在于铅酸电池。业内有专家呼吁应该换成流行的锂电池。针对这一问题,卜文凯说:“电池是电动车最大的成本之一,就江苏省电动车来看,铅酸电池发展完善,只要通过标准就是可控的,锂电池的成本是铅酸电池的3~4倍。锂电池虽然更环保,但每年都有爆炸案例,会让正在起步的电动车企承担很大的风险。”

而电动车整车安全性也有所保证,魏学勤表示,“我们与省保险协会对2012年8月至2014年6月运行2万辆低速电动车进行第三方风险损失率调查。结论是低速电动车第三方责任损失率与私家车相比低10个百分点。”

魏学勤表示,国内还没有给出统一的标准,部委之间分歧很大,市场却在夹缝中蓬勃地发展了起来。山东省目前最大的电动车生产商时风集团董事长刘成强说,“我们希望国家部委能给出顶层指引,我们下面企业才能够稳妥的发展。”刘成强恳切地表示,“我们曾经是三轮车最大的厂商,不过三轮车现在的市场需求量已经非常低了,国家部委领导都担心我们转型不了,市场逼着我们转型,我们不可能不转型,我们现在只害怕是瞎子摸象!”

政策解禁也不是万能灵药

针对发展低速电动车的理由,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指出:“不要政府补贴的低速电动车,一方面民间在大量生产使用,另一方面则是政府相关部委步调不一致,不给‘准生证’,不让‘报户口’,这个尴尬的局面如何收场?”

尽管在与低速电动车企业进行交流中,对于政策的解禁,企业都表示欢迎和期待。但仅从目前的情况看,政策的解禁对现有低速电动车企业未必是“好事”,特别是对于没有做好准备的企业而言,或许将是灭顶之灾。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扬认为,低速电动车是电动汽车发展到一定程度产生的重要分支,也能够带动电池、电机市场的发展,确实有很大市场需求,一定程度上能够解决广大农村的交通问题,但是,低速电动车的安全问题、排放问题、铅酸电池的污染问题等都没有明确保障,市场比较混乱。董扬认为,汽车是对社会影响比较大的产品,和一般产品不一样,有些产品是不能随便生产随便使用的,不能有需求就生产。董扬建议,对于低速电动车,可以批准在局部试点,然后总结经验,但是不能够在没有决定之前就全国大上。

业内专家认为,即使政策解禁,新能源补贴也很难惠及低速电动车。以目前国内低速电动车的发展速度和保有量看,如果国家向低速电动车企业提供补贴,即使单车补贴额不高,其总量也必然是巨大的。

其次,政策解禁意味着行业将在一个较高起点上的规范化,这一起点可能超出绝大多数生产企业的现有水平。由于此前并无相关要求,目前绝大多数低速电动车企业并未对产品进行碰撞试验等测试;大量低速电动车采用塑钢而非钢制车体;很多工厂甚至仍然采用作坊式生产,产品一致性很难保证。最后,低速电动车的规范化,必然伴随着生产设备升级、技术改进,以及由此带来的生产成本提升。保险、牌照等方面规范化的同时,也会带来使用成本的上升。在这种情况下,低速电动车是否还能具备足够的竞争优势,赢得消费者青睐,这同样是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点击阅读更多 v
钜大锂电,19年专注锂电池定制
钜大精选

钜大核心技术能力